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际新闻 > >>正文

密西西比三角洲贫困为何难以破解

来源:网络收集 2019-04-10 06:53   浏览次数:

  2017年全美贫困率为13.7%,密西西比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的贫困率高达20%以上,分列全美第一、第二位。贫困问题已困扰这两个州达50年之久——密西西比三角洲贫困为何难以破解(记者观察)

  格林威尔一家华人杂货铺,顾客主要是当地非洲裔居民。本报记者 张梦旭摄

  美国哪个州最穷?答案是密西西比州。“贫穷似乎是密西西比州抹不掉的标签。”美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密西西比州分会会长科里·维金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。

  2017年全美贫困率为13.7%,密西西比州贫困率高达20.8%,居全美第一。位居第二的是路易斯安那州,贫困率为20.6%。

  本报记者日前在路易斯安那州和密西西比州腹地采访,只见这里原野翠绿,气候宜人,土质肥美。自然条件如此优越,贫困率为何却居高不下?

  “这就是我们美国特色的‘南方问题’。”美国杜兰大学历史学教授罗伯特·吉尔平对记者说。

  何为“南方问题”?带着疑问,我们走进当地政府、非政府组织、大学院校、普通社区、贫困家庭……

  “随着时光流逝,人们对这一地区关注越来越少,筹款愈发困难”

  路易斯安那州第一大城市新奥尔良的下九区,曾是全美非洲裔居民房产拥有率最高的社区,超过98.1%的房屋为非洲裔居民所有。2005年8月,飓风“卡特里娜”重创新奥尔良,下九区几乎所有房屋被毁。

  时至今日,记者来到该社区,仍见一片荒凉,了无生机。偶见几幢修缮好的房屋,但更多的是断壁残垣。

  “失去家园的居民有的住在政府提供的廉价公寓,有的寄居在亲戚家,总之大家自寻出路。”当地一家慈善机构负责人劳拉·保罗对本报记者说。劳拉经营着一家慈善机构,旨在帮助因飓风“卡特里娜”而失去房屋的下九区居民重建。

  劳拉·保罗开车带本报记者来到一处房屋修缮工地,这是目前该区域唯一的重建项目。“房主在通过资格审查后,等待了近3年才终于看到项目开工。”劳拉·保罗说,她们机构的资金主要来源于捐款,自2007年成立至今完成了87 幢房屋的整体重建和300多间房屋的局部修葺。“随着时光流逝,人们对这一地区关注越来越少,筹款愈发困难。”

  “这是新奥尔良重建的普遍问题吗?”记者问。

  “飓风过后,新奥尔良80%的区域被洪水淹没,但下九区情况极为特殊,主要原因就是这是一个以非洲裔为主的社区。”劳拉·保罗回答说。

  “灾后重建中,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(FEMA)的援助并非在社区间公平分配。重建房屋的补偿额度是以房屋被毁前的市价为主要参考的。” 劳拉·保罗说,比如新奥尔良以白人为主的社区,由于房价市值高,补偿款也多,政府对周边道路的修复也颇为重视,没几年工夫就重建完毕。但是下九区房产市价仅为全市均价的1/4,所以居民得到的补偿款根本不足以修复房屋。 

  “这个小地方提不起政客们的任何兴趣”

  60多岁的雷蒙德·黄是第二代美籍华人,家住密西西比州西部的格林威尔。他父母上世纪30年代从广东迁来,在非洲裔社区经营杂货铺起家。雷蒙德·黄子承父业,凭着华人的坚韧和勤奋站稳脚跟,撑起一份家业,后因一场大病与经营不善失去房产,借房独居。

  雷蒙德·黄在当地朋友甚多。61岁的非洲裔塔布维尔就是他的朋友。塔布维尔的家位于当地一个非常普通的非洲裔社区。这是一座不到80平方米的平房,与街上其他房屋一样,外墙白漆剥落,电线密密麻麻。门前小草坪上摆着几把椅子,几位邻居闲坐聊天。塔布维尔10多年前与妻子离婚,3个孩子随妻子生活。他和哥哥比尔一起合租了这间小房,平摊每月300美元房租。

  塔布维尔曾在海军陆战队服役17年,辗转得克萨斯、韩国、德国等地。退役后,回家乡格林威尔一家工厂当了车工。“车间里温度非常高,对我的身体造成极大伤害。”塔布维尔50岁时因身体原因离职,此后打过几份零工。“我们需要更多的就业机会。但这么多年来,我看到的只有失望。”

  现在,他每月从政府领取750美元的失业救济金,交完房租只能勉强度日。

  走进小屋,比尔躺在床上,勉强起身迎客,但两眼发直、表情僵硬,话也说不利索。一股酒气袭来,原来他已在半醉状态。

  穷困潦倒的塔布维尔和比尔,当年也曾意气风发。格林威尔历史博物馆的墙上,挂满此地学校毕业生的照片,其中或许就有塔布维尔和比尔。

扫一扫,用手机看资讯!

用微信扫描还可以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