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军事直击 > >>正文

长征系列萌漫故事⑤再占遵义城 痛歼“中央军”

来源:网络收集 2017-03-07 10:08   浏览次数:

红军一渡赤水到达扎西后,川军、黔军、滇军、湘军和“中央军”都跟在红军屁股后面拼命追,这样一来,敌方后部空虚,于是红军杀了一个回马枪,二渡赤水河,挥师东进结集桐梓,夺取攻破娄山雄关,再次占领遵义城,并控制了城南的红花岗、老鸦山一线高地。遵义城里,人民喜气洋洋,张灯结彩,欢迎红军又回到遵义城。

敌人为夺回遵义,疯狂反扑,蒋介石急调他的“中央军”吴奇伟纵队,从乌江南岸远途驰援遵义。红一、三军团奉命出征,他们迈着雄赳赳地步伐开出城去,出征的歌声、口号声,震动了全城,街头巷尾挤满了人群,向红军招手欢呼。红一军团三团出发较早,红三军团刚刚走到遵义城外的鸭溪和懒板凳分路的桥上,便见三团的一个骑兵通信员,飞似的跑来,他下了马,气喘吁吁地说:“来了,‘中央军’增援来了,大概有两个师。”说着,他翻身上马,飞驰而去,向红一军团首长报告去了。

红军来到老鸦山一带,正好与敌人遭遇。红军抢先占领了山头,敌人向老鸦山一线高地发起了进攻。敌人发动了几次进攻,均被击退,双方暂时形成了一个对峙局面。敌人的后续部队逐渐赶到,红军将士既感到压力很大,同时又因吸引住了敌人而高兴。大家抱定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,沉着应战,把敌人死死钉在面前。敌人的进攻越来越凶,猛烈的炮火打得山石横飞,树木断折,枯草燃烧。从遵义到贵阳公路两侧方圆二十里的山区,一片战火,红军阵地仍屹立不动,与敌人展开了浴血大战。

下午,敌人把主攻方向转向坚守老鸦山主峰的红十团。敌人攻势一次比一次猛,一次攻不上,又来第二次;侧面攻不动,又转到正面攻。敌人死伤累累,我们也付出了较大的代价。红三军团十团参谋长钟维剑同志,在老鸦山主峰向进攻的敌人投手榴弹时壮烈牺牲。战斗越打越激烈,敌人出动了飞机狂轰滥炸,激战到下午三点多钟,敌人凭借优势火力、兵力占领了老鸦山主峰。

这样的形势对红军很不利,不但居高临下威胁其它红军阵地,更严重的是直接威胁了遵义的安全。彭军团长命令红十一团一面固守阵地,一面组织兵力坚决夺回老鸦山。红十一团当即组织三营猛攻两次,均因地形险恶,未能成功。三营黄营长负了伤,连长、指导员、排长也伤亡不少。红十一团正准备组织第三次猛攻时,干部团奉军委命令加入了战斗。干部团从北向南进攻,红十一团配合干部团从左侧仰攻。经过一场激烈的争夺战,干部团首先登上了老鸦山主峰。山顶上又飘扬起红军的红旗。就在这时,红三军团十三团、十二团和迫击炮营,也从遵义通向贵阳的公路以西向正面之敌实施猛烈突击。红一军团方向,也远远传来炮声、枪声。

黄昏之前,红军全线展开了反击。仅激战一个多小时,敌人就全面崩溃,主力被歼于老鸦山下,残部向乌江溃退。红二师(现陆军第54集团军某红军师)向懒板凳方向,三军团向鸭溪方向,乘胜猛追。沿途都是打散了的敌人,有的溃兵迷失了方向,居然跟着红军的队伍跑,还问红军战士:“你们是哪一个部分的?”红军战士回答:“工农红军。”听到回答,有的抱头鼠窜,有的跪下缴枪。就连红军的炊事员、司务员和伤病员都在抓俘虏。

吴奇伟的两个师大部被歼灭了,红军一直把吴奇伟残部追到了乌江边上,正当这些残兵败要过江时,吴奇伟害怕被活捉,他不等败兵过得江去,便下令斩断了乌江上的浮桥保险索,桥被冲断,仅吴奇伟带着几个人渡过了乌江,剩下1000多人和大批辎重在江北被红军俘获。

吴奇伟两个师的覆没,是红军长征以来获得的首次大胜,轰动了全国,震破了云贵川敌人的狗胆,红军斗志更加奋发。部队换了好枪,补充了弹药、物资,战士们喜气洋洋地说:“还是打‘中央军’过瘾,送来的都是好枪!”“还是毛主席的运动战灵验啊!”红三军团在鸭溪举行了隆重的大会,庆祝娄山关和遵义两次大捷。各连出墙报,编快板,赋诗作歌,颂扬长征以来获得的第一次最大胜利,颂扬毛主席战略方针的胜利。

扫一扫,用手机看资讯!

用微信扫描还可以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