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军事直击 > >>正文

王喜:“当兵就当这样的兵,一出手就要克敌制胜”

来源:网络收集 2018-08-10 19:19   浏览次数:

  “当兵就当这样的兵,一出手就要克敌制胜”
  ——记武警湖南总队永州支队机动中队特战排一班班长王喜

  个头不高、皮肤黝黑,说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,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,露出一口白牙。第一次见到王喜时,新兵李宇航觉得“有些失望”,他怎么也不能把眼前这个长相普通的士官和被战友们称为传奇的“喜娃”联系在一起。

  那是2017年9月,李宇航入伍来到武警湖南总队永州支队。这里到处传颂着王喜的故事,“还没见到人,已经对他的事迹耳熟能详。”“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”“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”等荣誉伴随着王喜反恐处突、抢险救援的经历一同传到新兵耳中,“听起来让人向往”。

  虽然见面了有些心理落差,但在日后的点滴接触中,李宇航和战友们逐渐看到了一个平凡、朴实却又闪光、励志的特战尖兵。

  从“慢半拍”到训练标兵

  采访中,很多王喜身边的战友都曾提到,这个“放在人堆里就找不见”的普通士官特别像《士兵突击》里的许三多。

  2007年,16岁的王喜因为家庭贫困辍学到建筑工地上打工。每到晚上,简陋的工棚里唯一的娱乐设备——一台小电视机里就会传出许三多憨厚的声音。从那时起,那个信奉“好好活就是做有意义的事,有意义的事就是好好活”的小战士成了王喜的偶像。

  实际上,王喜从小就有一种军人情结。他的家乡在云南省麻栗坡县马达村,距离麻栗坡烈士陵园不到8公里,沿乡间小路向西20公里是老山主峰,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最壮烈的一仗就在这里打响。

  王喜从小听着英雄的故事长大,他的父亲是当年老山前线担架队的一名民兵,目睹了当年惨烈的战况。“前面的战士倒下,后面的战士踏着血迹继续往上冲,有的多处负伤,手脚打断炸断也不下火线。”王喜说,他从小就崇拜英勇的军人,向往绿色的军营。

  20岁那年,他终于如愿以偿拿到了入伍通知书,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连串的打击。刚入伍时,他不会说普通话,自我介绍都要老乡“翻译”,学理论更是难上加难;搞训练基础体能跟不上,动作要领记不住,第一次跑3000米跑到一半就坚持不住,靠战友连拉带拽才勉强到终点。

  “干什么都比别人慢半拍。”这是大家对他的第一印象。

  面对挫折,王喜有过失落,但更多的是身上那股倔劲儿。他去找一个车皮拉来的新兵战友朱常学,不管是训练间隙还是午休时间都缠着朱常学“补课”。“后来我都有点儿烦他了。”朱常学笑着说。

  那段时间,王喜每天比别人提前半小时起床,推迟半小时休息,节假日也泡在训练场上。穿上沙背心跑步、在背上绑两块砖头做俯卧撑、在枪管吊上装满水的水壶练射击……他的脸迅速被晒黑,胶鞋鞋底磨损严重。

  新训结业考核时,之前“慢半拍”的王喜拿下3个第一、1个第二,并被表彰为“训练标兵”。“他能有今天的成绩,比别人付出了很多。”朱常学说。

  不仅如此,在战友的帮助下,他还经常听演讲音频,每天看报纸,有时上台点评新闻,普通话水平迅速提高,还当上了小教员。

  那个时刻,王喜觉得自己终于融入了从小向往的军营。也是在这里,他即将迎来血与火的考验。

  在血与火的考验中成长

  先后参与反恐处突、打黑除恶等任务30余次,摧毁暴恐组织联络点3处,擒获犯罪嫌疑人16人,查获管制刀具、仿真枪、毒品等60余件……一组组数据印证着王喜“一号尖刀”的绰号名不虚传。然而,回忆起第一次与犯罪分子正面交锋时的惊心动魄,已经身经百战的他仍心有余悸。

  “当时我整个人都傻掉了!”2013年,在一次抓捕行动现场,歹徒被特战官兵围追堵截,不但丝毫没有投降的意思,反倒挥舞着砍刀回身冲了过来,直扑王喜。

  第一次参与行动的王喜没有任何经验,心脏剧烈地跳动。时任中队长周昌祥一把将他拽到身后,冲上去与歹徒贴身肉搏,拼死夺过凶器将其制服。行动中,周昌祥的手掌被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,鲜血直流。

  “队长,你难道不害怕吗?”回去的路上,王喜怯生生地问。

  “当时根本顾不了那么多,一心只想赶紧拿下歹徒!”周昌祥撩起衣襟,露出身上大大小小13处伤疤,骄傲而镇定地告诉王喜:“当兵打仗就得出生入死,任务永远第一,受伤挂彩都是在所难免的事!”

  回到中队,周昌祥又带着执行任务的官兵来到荣誉室,指着功勋榜上的名字讲起中队官兵的战斗故事:新兵兰权处突现场头部受伤不下火线,救出被困战友后自己晕倒在地;特战队员董才斌冒死突入持枪杀人抢劫犯藏身房间,徒手生擒这名A级通缉犯;士官朱书年智勇双全,春运执勤抓获3名刑拘在逃人员……

扫一扫,用手机看资讯!

用微信扫描还可以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分享到: